国外老师“乱读书”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们来说,在引领学生读好书、培养良好读书习惯的同时,也要注重自身阅读素养的提升。本期,我们放眼世界,看看不同国家的老师,都是如何读书选书的?


英国教师

“穿越古今”学问与娱乐双选

在人们印象中,以莎士比亚系列作品为代表的人文主义文学流派应该是很受英国人欢迎的。但对于英国教师来说,在重注提升自身传统文学素养的同时,他们读书更加“不拘一格”。据一份网上调查显示,随着年轻一代教师的成长,他们的阅读习惯更加灵活,选书更加注重内容的思考性和娱乐性,既有传统的英国文学,又有现代的魔幻作品,可谓是“穿越古今”。


《泰晤士报教育增刊》(TES)曾在互联网上对近500名英国教师开展“最喜欢读的书”的调查。在这份榜单中,前三名最受英国老师欢迎的作品,分别是英国女小说家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美国作家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和罗琳的《哈里·波特》系列。结果显示,无论是古典而传统的英国文学巨匠的经典名作,还是近现代流行“大咖”的畅销小说,都受到英国老师的喜爱。


对此《泰晤士报教育增刊》主编杰拉德·凯利表示,这份英国教师的阅读书单堪称“学问和娱乐的登峰造极之作”。他还指出,教师们不仅喜欢莎士比亚、奥斯汀、勃朗台、狄更斯、雨果和托尔斯泰,也青睐罗琳、刘易斯(《纳尼亚传奇》的作者)和托尔金(《魔戒》,又译为《指环王》的作者)。


这份“穿越古今”、古典与现代融合的书单,能够更好地反映出英国教师阅读的理性、多元化和开放性。书单中很大一部分书目都是英国中小学英语教材和考试必读材料,启发思考性、注重娱乐性、贴近教学性是英国教师选择阅读书目的主要标准。



美国教师

推崇个性化自主性阅读

美国中小学教师注重阅读与教育教学的结合,这极大地促进了师生的能力发展。美国的学校对教师阅读没有硬性要求。尽管美国的学区、学校没有规定教师必须读教育理论或方法的书,但美国教师读书跟其课程和专业培训密切相关,他们读书的个性和自主性很强。在美国康州一所高中学校,虽没有要求教师读书,也没有读书制度,但是每学年开学前,学区里有个新老师见面会,学区里会统一送一本类似新老师指导手册之类的书。在教师专业发展上,学校内部大概每个月有半天的统一学习时间,不过主题比较广泛,主要是关于课程设置、作业设置、新校舍的构想等。另外,若是州里有关于教师专业发展的讲座或者会议,学校会在工作邮箱里发通告,教师可以根据需要自行参加,不过州里会统计学分,学校会在时间或经济上给予一定的支持。


美国教师读书很有个性和自主性,同样,美国教师的课堂也很有自主性。教师会根据州的课程标准选择教学内容、方式和进度,他们的课程很多是以项目的方式进行的。在项目中,教师必须找到大量的资源,包括纸质图书、电子图书、报纸杂志等。而且,他们的项目很多是与时俱进的,学生不同、背景不同、年代不同,他们会调整阅读内容,不会老拿旧的东西来重复教学。


另外,美国有不少教师专业发展会议,学区和学校都会安排或鼓励教师参加。在专业发展会议上,相关出版社和教育公司会展出他们的书籍、光盘,供与会教师购买。相关专家也将在会上报告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并提供书籍和相关网站信息。看似没有硬性规定的读书,恰恰激活了美国教师自觉阅读、自主阅读的积极性。



德国教师

阅读从选择读物开始

德国教师和阅读研究人员认为,阅读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完整精神过程,是一个把握读物含义及实现读物含义的精神过程。阅读效果取决于读者的阅读兴趣、阅读动机和阅读材料,与读者的兴趣、阅读范围、年龄、生理、心理成熟程度和文化水平密切相关。


在德国的中小学校,老师引导学生阅读首先从选择读物开始。为了使学生能够有的放矢、高效率地选择自己所需的信息,德国教师主张学生带着问题读书,避免“拿起任意一本书就读”这种毫无收获的做法。


德国老师认为,学生阅读必须要做好以下两件事:(1)弄清自己的问题,即自己想看什么想知道什么,这是阅读某本书的先决条件;(2)弄清要读的书有何收益并对预期目标有何贡献?因此,作为教师,会推荐那些既为辨别方向服务,又能激发学生的批判态度,能让学生有意识地为变革社会服务的阅读书籍。


此外,在一些德国学校,教师阅读教学在强调阅读应使学生从读物中获得教训或教育的同时,也主张让学生“通过阅读了解和把握真实生活”,因为阅读教育和文学教育最重要的功能是帮助学生“辨别方向”。


□文/本报记者 苏珊 综合整理(部分内容编译自英国《卫报》)